威尼斯手机娱乐网址 > 学科中考 > 农庄教师遵守大山22年,轮椅教授

原标题:农庄教师遵守大山22年,轮椅教授

浏览次数:107 时间:2019-12-06

  上归里,一个诗意的名字,却是一个深居大山的贫困侗寨。

图片 1肖开兴老师给三个学生逐一辅导功课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在课间辅导学生功课。

  吴浪,上归里一名普普通通的代课教师。坚守大山22年,为山村培养学生200多名,其中30多人考上大学。

图片 2城固五里坝教学点,每天晚上,肖老师都要借着教室里灯泡发出的昏暗光线备课图片 3肖老师的妻子贾素清用鼎罐为学生们蒸米饭图片 4伴随着孩子们的国歌声,五星红旗在这座只有4名师生的五里坝教学点冉冉升起

  今年42岁的阮文凭是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(2005年以前称为弄怀教学点)的一名老师,因患小儿麻痹症,双腿严重萎缩。从1995年至今,“轮椅教师”阮文凭在这片大山里已坚守了24年。这些年来,他基本上都住在学校里,并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倾注在学生身上。阮文凭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,2010年,他获得第十四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荣誉称号。现在,大山里的生活条件和办学条件慢慢得到改善,阮文凭希望继续坚守在这里,为孩子们撑起绚烂梦想的蓝天。

  “我想让更多的山里娃飞出大山,去接受更好的教育。”吴浪说,他会跟妻子一起坚守,直到最后一个学生毕业。

伴随着孩子们的国歌声,五星红旗在这座只有4名师生的五里坝教学点冉冉升起

 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带着初心踏征程

五里坝——城固县最南端秦巴山区深处一个小山村,交通十分不便。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学生在课间休息结束后将阮文凭老师推回教室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上归里坐落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大山深处,是一个以吴姓为主的侗族村寨,共有161户、713人,其中贫困户58户、273人。经年的贫穷曾让村里陷入这样一个怪圈:越穷越不重视教育,越不重视教育就越穷。

在一条鲜有行人的崎岖山路上颠簸2个多小时后,转过山梁,远处望去,几座瓦房点缀在大山深处的一块小平原,一排房子后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很是醒目,这就是城固县二里镇大盘中心学校五里坝教学点——一个仅有3名学生和1名教师的学校。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在课堂上辅导学生功课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“这里自然条件差,人均只有几分地,还缺水;距乡镇、县城又远,过去交通不便,出一次山进一次城,要走好几个小时。”村民组长吴芝坤表示,村民普遍不重视教育是贫穷恶性循环的根源。

54岁的肖开兴就是这里唯一的教师。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在看一名学生完成课堂作业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吴浪就是上归里人,其父亲过去也是一位教师,在上归里小学任教。在吴浪看来,作为教师的父亲,在教育方面也存在“狭隘”思想。

复式教学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在给学生上课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“父亲不让我姐读书,他觉得女孩子读书没有用。村里的很多女孩也因为受这种思想影响,从小就失去读书机会,最多也就能读到二、三年级。”

仨学生3个年级一同上课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打水准备给学生做午饭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吴浪决心改变现状。1993年初中毕业时,父亲还是上归里小学校长,学校当时缺老师,他就主动帮助父亲教学。

10月25日,三名同学坐在教室里上自习,肖开兴正在逐一指导。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在课堂上辅导学生功课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“上了一段时间课,因为我有激情,教学有些技巧,学校为了补充师资力量,从1996年开始,连续两年通过‘自请’的方式让我教书。”吴浪说,渐渐的,他爱上教师这份职业,并于1998年向教育部门申请,正式加入代课教师的队伍。

“去年两个学生随父母打工走了,现在只剩下3个学生了!”肖老师说,由此“五里坝初级小学”也被上级部门更名为“五里坝教学点”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袖珍学校”。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(左)和同事探讨教学业务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他说,让更多的孩子读书,尤其是让女孩子读书,从而飞出大山、改变命运,就是他从事教育的初心。

“这里通往二里镇有近50公里,到大盘中心学校有30公里,其中26.5公里都是盘旋在山间一车宽的砂石土路,交通十分不便。”肖老师说,“为了五里坝村的孩子能就近入学,这所学校也就存在至今。”

  3月26日,在广西凌云县下甲镇河洲村念恩小学,阮文凭老师在课间和学生一起玩篮球。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

  坚守大山志不移

6岁的朱蓉蓉上一年级;7岁的邱雍是学校唯一的男孩,上二年级;8岁的杜婷上三年级,明年她将去镇上读四年级了。每一堂课肖老师都“复式教学”,同时教三个年级的3名学生。

  吴浪正式成为代课老师时,上归里小学还是一所完小,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共有97名学生、5位老师,他和父亲组成了“父子档”。

10月26日早上9时50分,营养餐做好了,菜豆腐、腊肉、萝卜,三个菜,“每次做饭我都要问问3个小家伙想吃啥。”肖老师的妻子贾素清说。今年5月1日学校开始实行营养餐,肖老师说:“我平时带这3个孩子上课,我妻子就成了炊事员。”

  “父亲身体一直不好,1998年就申请病休,但因为人手紧张,他就一直顶着,直到2004年才正式退休。”吴浪说,当时学校条件艰苦,外来老师居无定所,洗衣服的水要走半个小时山路去挑,因此没人愿意过来。

杜婷跟着肖老师读了三年书,“肖老师对我们可好了,教我们文化,和我们一起玩耍,遇到大人不在家,我们都在肖老师家吃饭,他对我们就像对自己的孩子。”杜婷说。

  但吴浪不管这些。他边教书边挨家挨户给村民做思想工作,一遍又一遍地宣传教育的重要性,力求让更多的孩子上学,摆脱贫困。而那时的吴浪,每月领着几十块钱的工资,拮据度日。

选择坚守

  “2005年以后,村里有人出去打工,妻子也劝我一起出去,但我拒绝了。”吴浪说,“不能向钱看,而是要向前看。”

让乡亲不再吃没知识的亏

  吴浪坚持留在村里教书,妻子只能一人外出务工补贴家用。

肖开兴是土生土长的五里坝人。上世纪70年代,村民居住分散,不通公路、不通电,通讯只能靠口传,全村识字的人寥寥无几。

  他更加用力用心教书,还兼做村里扫盲夜校的老师,用侗语和普通话“双语”教授妇女、老人读书识字。

1978年,高中毕业后,肖开兴放弃了走出大山去当兵的机会,回到了五里坝,做了民办教师。面对亲友的不解,他说:“我要把我所学的知识传授给山里的孩子,让家乡人不再吃没有知识的亏。”

  2012年实施“撤点并校”政策后,上归里小学虽得以保留,但师生大量流失。学校从一所完小逐步变成了只有幼儿园和一、二两个年级三个班共39名学生的教学点,其他几位老师申请调走,学校成了他“一个人的学校”。

肖老师在五里坝乡庙沟教学点一教就是8年,他又辗转邱家山、倒角坪、黄龙洞等教学点教书。

  即使一个人也要把学校办下去!

1996年五里坝并入大盘乡。1999年肖老师来到当时的五里坝中心校。学校有40多名学生6位老师,2000年肖开兴通过考试成为正式公办教师,“工资从180元钱一下涨到了900元,感觉好高,心里很满足。”肖开兴说。

  下定决心的吴浪把在外打工的妻子叫回村里,他负责教学,妻子则负责给学生做饭。

2003年五里坝中心校撤校变成了“大盘乡五里坝初级小学”,只剩下了20多名学生2位教师。“2006年随着景老师调走,只剩下了我一个老师和15个学生。”肖老师说。村民杨国旺说:“现在村上的大事小情,乡亲们都要找肖老师商量,他懂文化,识大局,他说的话我们能听进去。”

  “开始我不想回来,他说我们过去没有好好读书,不能让现在的孩子也像我们小时候一样吃没文化的亏。于是,我就回来了。”妻子杨胜云说。

重当学生

  回到村里,杨胜云义务为学生做了三年午餐。直到2015年,才正式拿到每月1200元的工资。

边学英语边教孩子们

  上归里小学,变成了一所“夫妻学校”。

2005年秋,城固县开始在小学三年级全面普及英语课。高中毕业的肖开兴犯了难,自己几乎没有任何英语基础,“不能让娃娃们输在起跑线上。”肖开兴说。于是,肖老师利用暑假当起了学生,请来专职英语教师给自己上课。从“abc”学起,开学后他边学边教,一学期下来,学生的英语成绩没有一个不合格。听着孩子们用简单的口语向自己问好,他说心里甜丝丝的。

  不忘初心再出发

34年大山里的执教生涯,教过800多名学生,甚至还教出了博士、硕士,有的成为教师、医生、公务员[微博],有的成为部门经理、企业老板。而自己的一双儿女,却因家境不好只读到初中毕业。女儿早已嫁人,儿子在外务工。谈及儿女,肖老师摇了摇头,眼圈红了:“感觉就是愧对他们。”

  上归里小学尽管只有一位老师,但教学质量从未受影响。最近几年,在全乡8所小学二年级的教学质量统考中,上归里小学均稳居前三。

10月25日晚,村民杨国旺嗓子不舒服找肖老师拿药,他说:“这么多年肖老师能在这山沟沟里教书育人,真是不易呀。我的两个孩子就是肖老师的学生,高中毕业后都在外地打工,要不是肖老师,他们也不可能走出大山。”

  “夫妻齐心,其利断金。”吴浪说,为了教好学生,他每天周密备课、加班加点工作。由于学生基本都是村里人,他还利用课余时间给学生辅导。

往返中心校

  按照“分工”,杨胜云每天做完午餐后,还要帮助照看和辅导幼儿园的学生。

骑坏3辆摩托车

  吴浪的教学经验是:上课时是严师,下课后是慈父。

为上课方便肖老师1996年借钱买了辆摩托,而现在骑的已是他的第4辆摩托了,“其他3个全被摔坏了。”肖开兴说。

  吴浪的家就在学校背后的山坡上,走路只需十分钟,他的小女儿也在学校读二年级。课余时间,很多学生来到家里,跟小女儿一起温习功课、接受辅导,杨胜云则悉心照料。

五里坝通往城固的唯一一条山路在2008年的“512”地震中被破坏,当年开学前夕,肖开兴骑摩托车绕道100多公里到城固买书,去时,山路太滑,连车带人一起滚下了山坡,五个壮汉将车抬上来,返程时,车在悬崖边滑落,“幸好一根一米多高的树桩把我和车挂住,旁边就是100多米深的悬崖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肖老师仍心有余悸。

  他还经常走访留守儿童家庭,接济照料孩子们的爷爷奶奶。57岁的石梅香是村里的贫困户,她和老伴带的两个外孙都在学校念书。石梅香身体不好,经常吃药,吴浪常去看望,还帮忙买药。

去年大盘乡并入了二里镇。从五里坝到大盘近30公里,到二里镇近50公里。其中26.5公里的盘山土路一遇大雨就被冲毁。“8月30日、31日两天的大雨把这段路冲了,10月25日刚修通。”肖老师说。

  “吴老师对我们一家人很关心!”石梅香说。

现在,朱蓉蓉是最小的学生,“把她送走,我也该退休了。可这大山里通往外面的道路还很难走,我想找相关部门把这里出山的路修好。”肖老师说,这是他的唯一心愿。(记者黄利健 王亮文/图)

  2016年,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授予吴浪家庭“第十届全国五好文明家庭标兵户”称号。

  虽然吴浪至今还依然只是一位代课老师,每月领着约2000元的工资。但让他欣慰的是,近年来,国家扶贫改变了上归里的交通、居住条件,不少人家还将通过易地扶贫搬迁过上好日子。

  “越来越多的孩子将走出大山,去接受更好的教育。村民们的思想观念也在逐步改变,越来越重视教育。”吴浪说。

  去年,学校调来一位新老师,吴浪的教学负担有所减轻。展望未来,他说:“也许学校的学生还会减少,但我们会一如既往坚守下去,直到教出最后一个学生。”

  来源:新华网

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学科中考,转载请注明出处:农庄教师遵守大山22年,轮椅教授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